【青年战“疫”①】马玉洁:身着白袍,即为战士

长城网
2020-02-13 19:42

长城网讯(记者 刘澜澜 万前进)“我穿上这身衣服,就应该奔赴前线!”2月12日,当记者视频采访身在武汉战疫一线的马玉洁时,问起当初主动请缨的初衷,这句话她脱口而出。

1月26日递交“请战书”,2月5日中午接到出征通知,2月6日4点半到达武昌站。作为河北省第四批、衡水市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,故城县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马玉洁,今年刚刚29岁,是个名副其实的90后。

在战疫一线,她是一名勇敢的白衣战士,然而在视频采访中,谈及家人、说到患者,却不时泪满盈眶。

准备出发的马玉洁。本人供图

身着白袍,即为战士

“打开舱门的时候,我内心真的是挺震撼的,它是由一个大型的体育馆改建成的,目力所及都是人。”2月8日元宵节当晚,马玉洁被分配到武昌方舱医院工作,进门的第一幕就被震住了。

然而,霎那间的失神迅速就被紧张的工作所取代,统计病人数、给患者测心率、体温、血氧饱和度、血压、做咽拭子……

“我的搭档叫阿森,94年出生,我们两个人一个小组,要负责30来个患者。”自小肠胃就弱的马玉洁自从抵达武汉以后,就一直拉肚子,为了扛下第一个夜班,她从上岗前特意喝了两包止泻药。

“夜班时间比较长,要是换衣服,那套防护服就不能用了,现在物资这么珍贵,不能浪费。先吃上药,最起码顶过这一个夜班就行。”

从进门一直忙碌到深夜,一名患者看着于心不忍,叫住匆匆走过的马玉洁,想把椅子借给她们,“你们大老远来了,能歇会儿就歇会儿。”

“没有敢坐下,因为特别困!”马玉洁说,最温暖的就是患者的理解和关心,但是自己是来“战斗”的,一定要坚持。

战“疫”一线的医护人员工作强度有多大?马玉洁给我们举了个例子,“穿防护服的程序是很复杂的,2点到8点的班,我们12点就得准备了,正常8点下班交接的话,我们脱完防护服,洗漱完差不多也就到了10点了。”

因为物资供应紧张,防护服只要穿上就没人舍得脱下来,连续在方舱医院值守了几天之后,马玉洁这些医护人员们总结出了一些上岗之前的经验,“我们都穿着尿不湿,不敢多吃东西,也不敢喝水。”

马玉洁,加油!本人供图

最大的希望就是他们都能健康出院

“所有党员聚到一块儿来,咱们唱一首歌吧。”2月11号,正赶上马玉洁上白班,一名患者忽然拿着手持喇叭喊了这么一嗓子。

“一开始是几个党员,后来不单单是党员了,所有人都兴奋的爬起来了。那种场面真的是情不自禁,那种场面你控制不住就加入他们,特别激动!”

这曾经只能在网络视频中看到的画面,突然间身临其境,抑制不住激动心情的马玉洁一手拿着电子体温计,一手拿着指脉氧,跟大家一起打着拍子,高声唱起《歌唱祖国》。

“他们的勇气是你想象不到的,大部分患者的态度都是特别积极、特别乐观的。”在马玉洁负责的病区35床有一名患者,让她印象尤为深刻,“第一天夜班的时候,我就发现这个大叔特别配合,特别理解我们。自己吃药、洗漱、打水,什么都不用我们操心。”

等到马玉洁再上白班的时候,大叔高兴地告诉她,“大夫说了,我今天下午就可以出院。我儿子是93年出生的,今天是我儿子生日。”

“当时我们一听这个,都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您不但能和家人团聚,还可以陪儿子过个生日呢。”

可能是一提起家人团聚,马玉洁的泪水哗啦一下就涌出眼眶。搭档阿森赶紧过来拍了她一下,“哥们儿,干嘛呢?咱们带着护目镜不能哭。”

“大叔提及自己的家人,我既开心又有点难过,我也有点想家了。但我感觉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,他们健康出院就是我最大的希望!只有他们好了,我才能回家。”

脱下防护服的马玉洁,脸上满是压痕。

既为父母也是儿女 既有牵挂也怀愧疚

马玉洁和丈夫曹子岩有一对可爱儿女,大女儿三岁,小儿子年仅一岁。“接到通知的时候,我家老二已经在我怀里睡着了,女儿也已经睡觉了,我们就把孩子送给奶奶,走的时候就多看了她们几眼。”

刚到武汉时,因为放心不下家人,马玉洁一有时间就会发个视频看看孩子。“后来我老公跟我说,你以后就跟我视频吧,别看孩子了。因为女儿每次视频完了都会哭一场。我说那你不让我视频,我想孩子呀!要不你多给我拍点孩子的视频吧。”

“我们出发的第二天是我婆婆的生日,我本来都跟我老公说好了,咱们定个蛋糕,一块涮锅啊,吃点咱妈爱吃的。”可是刚定下来,她就接到了紧急出发,驰援武汉的电话。

第二天抵达武汉后,丈夫曹子岩在电话里告诉她,中午他们定了蛋糕、做的可乐鸡翅,婆婆对两个孩子说,“都是你妈妈爱吃的,可是你妈妈不在。”

“当时我心特别难受,就跟我婆婆打了个电话。我说‘妈,我陪您过不了生日了,回去咱再补。这俩孩子我们都顾不上,还得托付给您,辛苦了,谢谢妈!’”

一番话说完,婆婆在电话那头儿也哭了。

马玉洁在武汉。本人供图

待到樱花烂漫时 无风无雨就是晴天

“这是一个无私奉献的职业,我们舍弃小家为大家,就是希望大家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的。”在采访中,每次说起自己的职业,马玉洁都会骄傲的说,“因为我就是一名‘白衣天使’,我的责任就是这个。”

是白衣天使,也是白衣战士!

既然身着白衣,必然不负白衣!

在武汉、在湖北、在全国,还有成千上万的医护工作者奋战在战疫一线。

“大部分的患者都是一种乐观积极的心态,我相信有我们各个省的医疗队的支援,有社会各界的无私捐助,这场疫情一定会很快过去,这场病毒一定会被打败!”

马玉洁说,等打赢这场战“疫”后,她最想看的就是武汉的樱花,她还向那个治愈出院的大叔打听了,距离武昌“方舱医院”不远就有一处看樱花的好地方,等到3月中下旬,樱花就会开了。

“据说樱花花期特别短,一下雨花瓣就落了。我希望等疫情结束之后,我们能够和一起奋战的队友,还有我们曾经照顾出院的这些患者,来一场樱花之约。”

责任编辑:张琳

/

相关推荐

评论